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搜索
  •  找回密码
     立即注册

   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  • 登录
  • 注册
  • 找回密码
  • 管理
币资讯文章详情

【大炮专访】Ink唐凌:这样的项目会死掉,现有项目仅5%能存活

2017-11-01阅读 2802 未来虚拟币

  • 最后一个问题中,唐凌会告诉大家什么样的项目他看好,什么样的,他认为难以存活下去。

大炮专访第一期

专访嘉宾:Ink CEO 唐凌

项目官网:Ink.one

项目类型:跨国际文化版权生态中的基础协议

点击即可收听本次专访完整录音


温馨提示,专访中核心问题包含:

  • Ink要解决什么?如何解决的?

  • Ink和墨链的关系;

  • Ink将如何应对各国对文化产业的监管?

  • Ink为何放弃原有墨链的自有公链,转向使用第三方公链?

  • Ink的团队协作、顾问构成;

  • 如何应对如阅文等传统文化产业巨头?

  • 如何看待V神所说的,90%的区块链公司难以存活?

作为之后的重磅栏目,《大炮专访》现已开通。第一期,我们很荣幸邀请到Ink CEO唐凌,一个和V神同龄的94年前纸贵CEO,现Ink CEO。

以下为访谈实录,为了阅读体验,已将对话内容做适当整理。


大炮专访——从此您和区块链零距离


王大炮


第一个问题较为基础,白皮书中提到,当前IP原创内容产业的核心问题有:权属不清晰,数据真实性不足,中心化的出版、发行和平台管理制度,变现门槛高,行业生态和基础设施不健全。您能否用简单生动的语言概括一下,Ink打算如何解决这些问题?

唐凌

Ink CEO

很简单,举个例子,有个作家他写了本书,以前要通过政府体系来确权,现在他只需通过区块链,30秒就可以完成。不需要花钱,这是第一。

第二,经由区块链来确权后,它可以形成一个可信的数据库,能解决数据真实性的问题。

第三,比如说一本书的版权,以前是被网易买了,而另一本的则可能被另外一家公司购买。导致我看这个作家这本书,要去网易阅读,而另一本,则可能要去腾讯阅读。Ink解决了中心化的垄断问题——中心化的出版机制,没办法让读者更好的去选择一些优质内容,因为一些巨头垄断了发行渠道。

第四,变现成本高。在作家没有成名之前,他可能没办法变现,他只能不停的写,等积累到一定的名气或资源后,才能变现。而且在变现的过程中,还需要各方面的资金、资源(剧组)来支撑他。所以我希望通过区块链的方式,将作家、投资人和读者连通。这种方法类似于IC0,我们叫做“资产证券化”,把一些文化资产,让它流通起来,让更多的读者来参与。

这样第一能让作家提前拿到钱,第二是通过作家拿到钱后,可以通过智能合约的版税结算来约束一些行为和内容变现的渠道,通过这些方式来解决问题。


王大炮


第二个问题略微有点敏感,但这个问题也是大部分人很在意的。Ink跟原本在国内已完成退币的墨链,有什么关系?二者是同一个主体吗?要做的事情有多大差别?

唐凌

Ink CEO

不是一个主体,和墨链有什么关系呢?我们将墨链改造成一条叫主权联盟链的东西,它是基于超级账本Fabric的一条联盟链。原本是已经设计成了一个公有链,但出于规避监管的考虑,现已改造为一条没有代币的联盟链。

至于说要做的事情有多大差别,Ink实际上包含三部分:主权联盟链、联盟链之间的跨链协议、基于公有链Qtum的数字资产交易所。因此,墨链可以认为是Ink生态中的一环,成为了Ink的一部分。


王大炮


您刚才提到,墨链原本要构建一条公链,但Ink则会基于已有的第三方公链来做版权交易市场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动呢?

唐凌

Ink CEO

如果是公链,你知道中国的监管制度,只要是发币的公链,都会涉及到一些法律风险。所以我们在主权国家内做的是主权联盟链,联盟链上不发行代币,规避风险.

第二个是主权联盟链可以跟政府合作,让政府成为我们的一个节点。对政府而言,比方说中国政府,它本身也是非常鼓励区块链技术的发展,而我们的联盟链显然是用来解决实际问题的(而没有代币)。

相比于公有链,联盟链还有一些优势,如性能更好、吞吐量更高,而且能做权限管理,可以做可拔插的组件,最后还能做智能合约的升级,这些都是公有链做不了的。

然而,没有代币的联盟链是难以运作的,因此我们做了联盟链和公有链的跨链,我们会在第三方公链上发币,代币交易会在第三方公链生态中运作。


王大炮


那你们基于第三方公链发的代币,就没有法律风险吗?

唐凌

Ink CEO

基于第三方公链发的代币,其法律风险主要在于此公链。公链由于其生态的公开性和跨国性,相对而言被取缔的可能性非常小。而且这样做,我们的代币系统能引入较好的去中心化特性,风险也能得到分散。


王大炮


问一个关键问题,文化产业其实是一个特殊领域,尤其在中国,是较为敏感和监管较为严格的市场之一。Ink将如何来应对可能的部分国家对文化产业的监管?又如何避免一些当地政府认为敏感的内容的传播?(比如民运、恐怖主义等)

唐凌

Ink CEO

我觉得很简单,我们会在每个国家寻找一个主权联盟链运营方,并不是每个主权联盟链都是我们自己运营的。

本地化的运营团队肯定比我们更了解当地政府的政治环境,以中国为例,我们可能会选择和纸贵团队合作,因为这样的团队扎根于当地国家,熟悉当地国政策制度,它可以基于此制定自己的运作规则。为什么我们要选择主权联盟链,是因为它可以是本地化的。我们做这个项目,是为了解决问题,而不是只为了完全的去中心化。我们认为,解决问题比实现去中心化更重要。因此,我们可能会选择接受当地政府监管。


王大炮


所以基于您刚才的说法,你们的主权联盟链是否代表着可能丧失部分去中心化特性?可能无法做到完全的去中心化,确定可以这样理解吗?

唐凌

Ink CEO

是的,可以这样理解。

王大炮


你们提到的主权联盟链,其实是分布在不同国家的。那同一个国家内,是否会只允许有一个主权联盟链?

唐凌

Ink CEO

这个不一定,我们这个联盟链可以授权很多人去做。比如在同一个国家,我们可以授权音乐、影视等多个产业的公司去运作。他们可以直接用我们的技术,我们的技术是开源的,这样能降低进入门槛,我们希望通过这样把生态做起来。


王大炮


能简单介绍一下Ink基金会的结构和职能吗?基金会是盈利的吗?

唐凌

Ink CEO

首先,Ink基金会注册在英国曼岛,曼岛对ICO、对于整个数字货币的监管,应该是全球最早出台法律的地区。我们在曼岛注册Ink基金会,从而可以主动接受监管,也可以在监管中合法合规的去做我们要做的事情。

Ink的职能比较简单,我们也是采取常见的选举人制度,通过持有代币来投票,第一任理事会成员可能由我们发起人直接担任。

基金会肯定是非盈利的,我们会开源基础设施让大家来参与,我们的一些SDK和API等这需要通过代币来运作。


王大炮


能介绍一下Ink当前的进度如何吗?

唐凌

Ink CEO

我们在上周已经开源了联盟链阶段的一个产品,会在本月内开源我们的开发者服务平台(BaaS服务),明年年初会开始测试跨链协议。

王大炮


你们团队的核心成员,包含分布在4个不同国家的发起人,和分布在5个不同国家的核心开发者,如何保证他们能顺畅的沟通和协作呢?

唐凌

Ink CEO

其实现在4个不同国家的发起者,主要集中在北京、新加坡和伦敦,我们在这三个地方有Office,是在这三个地方办公。虽然他们国籍不同,但主要的核心开发,是聚集在一起办公。

分布式的开发会有一些问题,但我们会在技术上的分工,会有系统化的方案。之前聊过我们的ink有三个阶段,这三个阶段我们会做分拆,方便协作。


王大炮


我们也看到,Ink的投资人和顾问团队十分的庞大且抢眼,能否简述一下这些知名顾问能给Ink提供哪些方面的咨询和帮助?

唐凌


首先,比如看沈波老师,他本身是业内最早的一批投资人,他可以帮我们引荐更多的合作方,比如Poet、Primas,这是第一点。

第二点,我们也有一些传统VC的大佬,他们能够帮助我们对接一些传统的文创企业(包括软银赛富投了知乎),让它们去接入我们的服务。通过大佬的信用背书,让我们的服务能够有更多的人使用。

第三,我们团队相对比较年轻,你也看到做区块链的大部分是85后、90后。我们也希望得到有经验的创业者、大佬的经验和指点,和一些人脉的支持。你们看到我们很快的组建一个全球化团队,在多个地方做好法律机构,这些都是离不开他们的支持的。


王大炮


我再问一个问题,这个问题是读者留言让我帮忙问的。假设一些传统文化产业的巨头——比如阅文,如果它们也来做一些区块链的改造的话,你们如何应对呢?

唐凌

Ink CEO

其实很简单,首先,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具有先发优势。

第二个是单一的巨头也有它的限制,一定程度的去中心化,我相信阅文等也是做不到的。就我们来讲,腾讯去做区块链,它本身是TCP/IP、HTTP的获利者,它不可能把自己革命掉来做区块链,它更可能通过投资、并购来实现自己更长时间的延续。很多人都说,如果BAT来做你的事情,你将怎么竞争。但我认为,你能看到BAT在某些方面也是落后的,它需要去投资、并购一些新兴行业的企业。包括我们认为腾讯的区块链部门,可能也并不庞大。

在类似区块链这样的新兴行业,我们认为我们是有优势的,和一些技术优势和人才优势。BAT的区块链人才流失是很严重的,在我们已经聚集了技术优势、人才优势、先发优势的情况下,我们并不认为自己输于他们。虽然他们的积淀更深,但我们不一定要和它们争锋相对,这样我们和BAT等也是可以合作的。对于巨头而言,它们更多的也可能会选择合作,而不是竞争。


王大炮


我们来到最后一个问题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,近期Vitalik说,他认为90%的ICO公司都会在未来两年内死掉,你是怎么看这个说法呢?

唐凌

Ink CEO

我听过,我认为会更低,我认为只有5%的公司会存活


王大炮


那你能否从你的角度阐述一下,你认为什么样的区块链公司才能存活?或者具备哪些特性的公司才能活下来呢?

唐凌

Ink CEO

我觉得现在区块链的创业还比较早期,我之前看过一篇文章,是郑老板推荐的。文章说现在的互联网巨头之所以能成功,是因为它们一开始选择的是做应用。你能看到像阿里巴巴、谷歌、Facebook最早都是做应用,成功了。累积到一定财富后,它们开始投资基础设施,比如说谷歌和Facebook的一些基础建设,比如说网络底层啊、天上的一些通信卫星等。

那在区块链时代我们该如何获取机会呢,比如说像Bancor,像IPFS、像一些公有链等,为什么它们这么火呢?我认为,它们做的事情是协议层的。在以前的互联网中的最佳方式是先做应用,再做协议,来垄断这些基础设施。在区块链世界,Ink提到概念叫:技术底层+商业底层。我们希望能够把协议层做的更好,更完美,让做应用的人能够简单的拼装和组装,就能做出一个应用,这是区块链行业的机会。

我认为现在在变革的是协议层,现在做协议层的才能更多的存活下来。然而我们看到,现在很多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直接就冒出来了,但我认为,现在区块链行业的现状还不足以支撑应用的发展。比如说为何我们经常说区块链行业缺乏杀手级的应用,现在最靠谱的应用反而是基于以太坊ERC20协议去发币。因此我们认为,这个行业还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的沉淀,而还没到可以直接构建应用来解决问题的程度。现阶段,业务为单纯基于区块链来解决实际问题的企业(或项目),我认为会死掉。


王大炮


明白。到现在,我们想问的问题已经问完了,是否有什么我们没有提及,但您想说的,或者想回应的呢?

唐凌

Ink CEO

额...暂时没有。有了我会随时找你,我们保持沟通,有问题可以随时给我留言。


王大炮


好的,那多谢唐凌,今天我们的采访就到这里了。

唐凌

Ink CEO

多谢大炮,保持沟通。



往期精彩回顾

【大炮谈链】区块链国家科技战略时代即将到来

【复盘】未来虚拟币VIP第二次酒会复盘

这是区块链创业最好的时代——浅谈国家对数字货币到底什么态度

未来虚拟币 王大炮

观点略偏激,但真理从来不中庸

长按,识别二维码,加关注

读者交流免费交流群

海外内容在电报,国内内容在微信,不说您也懂

微信交流群:1、关注本号;2、点右下角“读者交流”

电报公告群:https://t.me/DapaoChannel

电报交流群:https://t.me/DapaoChainGroup

读者交流收费VIP圈

此圈门槛较高,不适合在币圈没赚够50万的朋友

圈内并没有你期待的内幕消息,所以不必为此而来

如果你执意要加,有两种方式:

方式1:关注本号,点击右下角“读者交流”

方式2:直接扫描以下二维码:





上一篇:【大炮专访】Ink 唐凌——主权联盟链加跨链如何构建出Ink生态

下一篇:姑娘眼泪汪汪的看着大炮说,你那玩意真的行吗?我沉默了......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